已經很久很久沒寫下生活札記。

 

我在忙些什麼呢?光是適應東京這件事情就夠我心力交瘁,適應過多的噪音,適應過擠的電車,適應過多的廣告,處理過多的情報。

但也搞不清楚在這個城市像是小栗鼠跑轉輪已經上手了,或是我已經學會過濾我要接收的,這陣子開始有餘裕在腦袋中整理我的生活片段。

而且還要從好久以前整理起。從倫敦直接來到東京,都還來不及反芻那幾年的片段點滴,就得開始在腦中塞入新的資訊。

 

最近這陣子我常想起聖保羅大教堂的葡萄酒,回憶會從舌根溢出來。

住在倫敦的時候,我很喜歡星期天,喜歡花上大把時間搭乘公車上教堂,看著車上人們盛裝打扮,像是要去參加誰的派對。

閉上眼睛都還可以聽到聖保羅大教堂的回音,嗅到飄著微塵粒子的空氣,還有感覺到神父念聖經片段時的凝結氣氛。

早到的人可以坐在離唱師班最靠近的位置,那是對坐的長條木板凳,配上高聳的屋頂,會有自己像是國會議員的錯覺。

 

第一次在聖保羅大教堂領聖體,白白圓圓的麵餅上沾了沁著濃濃香氣的葡萄酒,入口的瞬間我在腦海翻出了四個字叫做瓊漿玉液。

從小在教會長大,對教會有種混著又討厭又喜歡,覺得厭煩又感到歸屬感的複雜情緒,

但是唯有那一刻我突然理解,每個人喜歡一個地方,都會有不同的理由,而那些理由千奇百怪,也許連本人都不是很能理解。

 

這篇文章沒有過多的意義,純粹只是想要紀下一個深深刻畫在我細胞裡的味道與記憶而已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明太子小姐 的頭像
明太子小姐

明太子小姐生活旅遊日記

明太子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